騰越集團歡迎您!
    當前位置:主頁 > 行業新聞 > 正文
信托資金端受限落地率低 “別跟信托公司談融資成本,企業能找到
發布時間:2018-02-12  來源:未知
   日前,銀監會召開2018年全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工作會議,安排部署2018年十大工作,逐步壓縮銀信類通道業務為其中之一。


   在此之前,銀監會已下發《關于規范銀信類業務的通知》(下稱“55號文”)對銀信類,特別是銀信通道業務予以規范。多家信托公司亦表態壓縮銀信類通道業務,只減不增。

   對于資金、資產兩頭在外的信托公司來說,嚴監管限制了信托的資金來源。一位華北地區信托研究人士直言,信托目前面臨的問題是資金,資產需要資金匹配,現在資產端較豐富,但是資金端受限將導致項目難以落地。

   “之前與企業談的是利率10%,不可能因為這兩個月資金價格上漲,跟它要12%。如果我們提高產品發行收益率就相當于信托報酬少,這樣我們賺的錢就少了。”一位華北地區信托經理稱。

   不過他直言,存量項目還會按之前合同執行,但是新增項目可能會提高利率要求。目前種種跡象表明,信托產品收益率逐漸上升,這也反映出企業融資成本上行趨勢。多位受訪人士認為,融資成本上行可能會加大實體經營壓力,未來企業違約風險概率增高,不過整體風險可控。

 

   低落地率

   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中了解到,目前信托項目落地率較低基本為業內普遍現象。

   一位華北地區信托經理稱,若是通道業務可能十單成兩三單,落地率約為30%,若是主動管理業務差不多50%落地率。“我們的風險評估部門過會規模幾百億,而落地率可能只有30%左右。”前述華北地區信托研究人士稱。

   “目前落地率困境主要是資金端價格大幅上漲,而企業融資價格上漲存在時滯,企業還停留在去年的融資利率水平上。若現在資金端抬價,其實壓低了信托公司主動管理的信托報酬,這點很多公司不愿意,所以現在就僵持住了。”一位華北地區信托公司財富部門負責人稱。

   他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:“我現在跟業務部門說,別著急,何必逼著財富部門把項目發出去,落地項目給企業鎖定融資成本?業務部門總怕項目跑了,其實今年不要擔心項目跑,去年資產荒時融資方很強勢,現在是資金荒別跟信托公司談融資成本,企業能找到錢算不錯了。”

   不得不說,目前信托資金端確實承壓嚴重,今年以來的嚴監管讓信托傳統同業融資難以為繼,而這是信托公司的主要資金來源。“信托資金來源中,銀行等機構資金占比可能在80%左右。”前述研究人士稱。

   一位西北地區信托公司副總直言,去年公司做了2700多億規模的信托項目,其中500多億資金來源于自有渠道,約2000億靠同業資金。“同業資金占比約四分之三,估計行業平均比我們這個水平要高。”

   “今年這個資金形勢哪敢想同業資金?無論保險還是銀行肯定要先保證自己客戶的融資需求,很難出來做同業。而自有渠道今年增200億,能募700億~800億就算不錯了,所以今年的規模肯定得降下來。”前述信托公司副總稱。

 

   實體融資成本抬升

   用益信托統計顯示,2017年12月成立的集合信托產品平均預期收益率為7.25%,這是2017年以來首次單月平均收益率超過7%。

   前述信托公司財富部門負責人稱,未來信托收益率還會漲。近期資金面最緊是2017年12月底,現在應該是慣性,至春節前利率還會延續趨緊態勢,目前有個別產品收益率已經上到9%。春節后到3月底資金相對寬松,利率會保持穩定。但4月開始,隨著新增項目逐漸落地,價格可能會漲1~1.5個百分點。

   信托產品收益率上行的背后其實是實體融資成本上漲。據悉,目前部分市場敏感度較高的企業已經迅速提高了融資成本,比如某知名房企2016年底融資成本6.8%,2017年上半年7.5%不到8%,現在10%左右。

   “這次通道壓縮來勢洶洶,實體融資目前看肯定受影響。”一位華北地區信托公司區域負責人稱,“很多企業預期靠資金不斷滾動維持經營,債務到期怎么辦?若企業要生存下去就會要想辦法從其它地方借錢,不管是信托還是民間渠道,總得付高成本。”

   他繼而表示,不同信用評級的平臺融資成本不同, AA主體融資成本2017年中大概在8%左右,現在12%也正常。“現在都不太敢做,很難找到合規項目,包裝合規費勁太大,用一個謊言掩蓋另一個謊言很麻煩。”

   前述信托經理稱,企業一般會同步找很多金融機構,所以對企業肯定會有影響,但是影響也不會太大。“銀監會掌握了相關數據,每個月都有1104報表,看到相關數據了估計會注意監管節奏。”有華南地區信托公司人士稱。

   前述信托公司副總也認為,今年采取的這些監管措施,高層心里應該有底,通過合適的監管壓力,規范金融體系,抑制實體盲目擴張。“供給側改革其實已經做了一些鋪墊,去年鋼鐵、煤炭等行業有一輪漲價,所以問題不是太大,今年主要是房地產,不盲目擴張應該問題也不大。”

   一家大型房地產公司融資部門人士稱,現在對非標融資、非“四三二”(項目四證齊全、企業資本金達到30%、開發商二級以上資質)項目融資受限已有對策。


 

   一是加大股權融資力度;二是放慢擴張步伐,項目審核上更加謹慎,會考慮到融資問題,同時提出放低門檻,比如過去投資額低于5億的項目基本不做,現在1億的項目也可以做,降低額度,分散投資,分散風險。三是在非地產行業加大投入比重,如大健康、大物流等。

   他直言,其所在企業資產負債率約60%,在房地產領域相對較低,且資產主要在一二線城市,抗風險能力較高。“未來在房產調控和金融嚴監管之下,可能會撿到一些便宜的困境資產,整體而言,應該是機會更大。”

 

上一篇:沒有了
下一篇:政府投融資創新勢在必行
精品三级-老司机必备